您当前的位置 :红世一足手机网 > 人文频道 > 演艺资讯 正文

独家丨西泠印社执行社长刘江:继任就是要我继续担负责任

发布时间: 2018-11-14 14:47:06 来源: 红世一足手机网 记者 刘慧 俞吉吉 摄影 魏志阳

西泠印社.jpg

  红世一足手机网11月14日讯(红世一足手机网记者 刘慧 俞吉吉 摄影 魏志阳)百年名社,千秋印学。11月13日,西泠印社第十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选举结果揭晓:刘江担任执行社长。朱关田、韩天衡、陈振濂、李刚田、童衍方、龚志南担任副社长,陈振濂兼任秘书长。

  当天,时年93岁的刘江先生出现在众人眼前:他面带微笑,向众人问好,并与大家合影留念。当选举结果揭晓时,记者走访了连任西泠印社执行社长的刘江先生。他高兴地说:“继任担任执行社长,就是要我继续担负起责任,配合社团和同仁们,把西泠的事情做得更好。”

  初冬,孤山上漫天飞舞的黄叶,让西泠印社更加绰约多姿。放眼望去,当年创社人之一叶铭撰写的“面面有情,环水抱山山抱水;心心相印,因人传地地传人”这幅四照阁对联,似乎最能代表西泠印社的人文意蕴,也最能代表西泠人当下的心境——西泠印社作为唯一具有孤高气质的组织,在承当一项存亡继绝的事业:重振金石学,提倡诗、书、画、印综合。它因此也成为中国传统艺术界的一座“孤山”。

西泠印社执行社长刘江.jpg

  西泠印社执行社长刘江

  西泠印社现为我国现存历史最悠久之文人艺术社团,自清光绪三十年创立迄今,已逾115年,印灯传焰,延及域外,深为海内外印人所宝重。刘江先生说,百年名社,这执掌者尤其为众瞩目,历任的七位社长吴昌硕、马衡、张宗祥、沙孟海、赵朴初、启功、饶宗颐,他们的影响显然远远超出了书法篆刻界。这样的人来当社长,才反映出西泠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仅以印章为业的社团组织。

  “印社走过115周年,历任社长功不可没。”刘江先生回忆道,自1947至1951年初夏,西泠印社虽历经战争的硝烟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的社会环境整治,但有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领衔,有印社同仁的相互信任与默契,社中的春秋雅集、艺术创作仍艰难地维持了下来。翰墨当随时代,复社众望所归。1963年秋,来自全国各地的篆刻家、书画家齐聚孤山,济济一堂,共庆西泠印社成立60周年。此举标志着社长张宗祥带领着西泠印社从此走上新生,重新回到“保存金石,研究印学”的原有定义上来。

2012年 刘江在杭州家中.jpg

  2012年 刘江在杭州家中

  多年来,刘江先生为西泠印社的发展殚精竭虑,同时,刘江先生自身在书法、篆刻艺术上独树一帜,他深研吴昌硕书法、篆刻艺术等先贤在刀法、章法、边款上的独特艺术思想,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先后出版《篆刻艺术史》《篆刻技法》《诸乐三评传》《吴昌硕篆刻艺术研究》《中国书法全集·吴昌硕卷》《论甲骨文百印集》《略论唐宋元官私印》《论气》等数十部学术著作。著名美学家蒋孔阳读了先生的《篆刻美学》后给刘江先生写信赞叹:“篆刻美学迄今尚空白,尊著的出版填补了这一空白,仅此一点,厥功不泯”。

  如今,掩映于绿树浓荫中的那座中西合璧的两层楼——中国印学博物馆,就是由西泠印社筹建的我国第一座集文献收藏、文物展示、学术交流于一体的印学专业博物馆。那是1997年,西泠印社筹建中国印学博物馆时,刘江先生倡议,赵朴初社长亲自出面争取,遂使中国印学博物馆兴建落成孤山,如今,当我们站在中国印学博物馆的大门前,睹物思人,可以说没有刘江先生的倡议,就没有今天的中国印学博物馆。

2012年 刘江在杭州家中1.jpg

  2012年 刘江在杭州家中

  初冬,当来自全球的社员在孤山西泠印社题襟馆前驻足眺望西湖,令人心仪神往的西湖美景尽收眼底,白居易、苏东坡等文人骚客在此留下千古绝篇。白堤、苏堤、杨公堤等,留下了大量的名人名书,让西湖之美具有历史深沉的同时又存在了文化的记忆。刘江先生说,“这其中也包含了西泠印社吴昌硕、沙孟海、启功等大师的墨迹,为西湖之美增添了人文景观。”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如今,由启功社长题写的“百年名社,千秋印学”巨石碑刻置放在印社石坊前,如一盏明灯,指引后人不断攀登印学的高峰。

西泠印社1.jpg

  新十年来,西泠印社秉持“学术立社”的理念,开展了一系列内容丰富、特色鲜明的学术活动,其中最具影响力的如“孤山证印”和“重振金石学”。刘江先生说,西泠印社以“印学”为学术核心,但又并非视其为唯一,因为印学需要更开阔的学术文化视野作为后盾。回顾历史可以看到,西泠印社之所以能持久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即是西泠曾在艺术与学术这两者之间生发诸多交集、融合和互补的空间。从历任社长、数代社员到襄助社友,我们不禁感慨,印社曾以如此开放的胸怀容纳了除篆刻家之外的更多学界泰斗、文化名士、艺坛大家,当篆刻艺术与印学、金石学、古文字学、古典文献学、古代文学、历史学、考古学等学科领域发生关联并紧密联系时,便获得了无尽的滋养和回馈,印社也因此拥有更顽强的生命力,不会因一时一地的篆刻家群体的解散而迅速陨落。

西泠印社2.jpg

  谈及西泠今后的发展,刘江先生还是认为,西泠印社现在已经发展成为兼具学术研究、编辑出版、文物收藏、展览交流、篆刻创作、印泥制作和经营文房四宝、石章、印泥、字画、装裱等于一身的文化实体。西泠印社拥有西泠印社出版社、杭州书画社、中国印学博物馆、艺术品商场等文化交流、印学研究、字画观赏及购物场所。西泠印社出版发行的印谱、碑帖、篆刻、书画作品等深受欢迎,西泠的印泥远销海外,金石篆刻独具匠心,字画装裱也是技艺精湛。印社与海内外文化艺术领域的沟通交流也在不断地扩大中,影响力日益增强。

  “时间过得真快啊!西泠已经115岁,我也93岁了。”刘江先生说,能在有生之年再为西泠印社做点事,打心眼里高兴啊。

  孤山不孤,西泠不老。

标签: 西泠印社;刘江;社长;篆刻;吴昌硕;先生;篆刻艺术;执行;博物馆;西湖 编辑: 陆遥
相关阅读
浙江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红世一足手机网版权所有